一梦惊魂

作者:蔡三少 来源: 原创 时间: 2017-04-23 22:23 阅读: 次
一梦惊魂
  *昨晚做了一个噩梦,很清晰,就写了下来,大家看一下恐怖不?*

1、天湖

空中翠绿无边的湖,天穹没有一丝阳光,昏暗笼罩着湖上的风景,偶有薄雾涌起,静谧无比,隐有凄异。

我在湖一端的边缘,左边是无尽深谷,右边是无底深湖,如果你也身临其境,相信你会明白什么叫“左右为难”,湖水不断从我脚下袭过,垂落深谷,异然无声,

这一刻,我的心是冰凉的,因为我几乎无法承受这湖水的冲击,随时都有被冲下深谷的可能,于是我拼命挣扎,慌乱的眸珠不断扫视着四周,期待能有还生的奇迹,我忽然想到一个名字――“拼命三郎”。

不知何时,就在离我不远的地方突起一颗巨石,苔藓累累,露出湖面,或许这会是逃生的唯一希望。我一股作气,纵身跃起,似乎就要平稳落在巨石上,突然两眼一黑,我落在了巨石的边缘,虽有抓住巨石,但此时除了头部,我整个身子都浸在水里,水温并不冷,而我心却很冰凉,那是一种绝望的感觉。

我几乎快要挣扎到无力,终于爬上巨石,看着眼前翠绿无边的湖水,凄婉无声,一片死寂。

远处传来一个熟悉的声音,我回头望去,这不解的一眼,我迷茫了,只见身后空旷的天穹,不知何时突然多了几座大山,我清楚记得,那是故乡“白岩脚”的山脉,声音就从山脉的左侧传来。我睁大了眼眸,想看清声源,就在这刹那,母亲站在我面前,用愤怒的斥责,督促我早些回家。

我跃上故乡的山脉,心中莫名涌上一丝暖意,转头望去,只见那湖忽然缩小,成为田间一处泓泉,顺着小溪而下,汇入涓流。

天穹的阳光此时也露出慈祥的面容,温暖在山间河畔,故乡的青山绿水、阡陌交通注入我原本微缩的瞳孔,我感受到一种朝气蓬勃、生机盎然的祥和。

2、酒席

我走过阡陌,来到一户人家,亦不知主家姓氏名谁,只见主家门前摆满桌椅,像似正值酒席,而在此帮忙的,尽数是熟悉的面容。

我和几个人坐在一桌,酒席就要开始,帮忙人端来许多碟菜肴,这里顿时弥漫着一阵香气。

看着眼前诱人的菜肴,我突然毫无食欲,莫名起身向厨房走去,厨房里可所谓是热火朝天,很多人忙碌着。

3、厉鬼

厨房的左侧有一扇木门,门扉是开着的,我跨过门槛,进入客堂,顿时所有的人和声响瞬间消失,安静得让人心里有些发凉,这是一种未知的异境。

眼前出现一个貌美如花的女子,她身着白衣,纤手捂着微羞而红润的嘴唇,我能感受到她的讪笑。

我不解欲问,谁知那女子竟将纤手放下,露出诱人的红唇,随后放声大笑,不善的嘴角凸起四颗尖锐的獠牙,挂着鲜血,眼睛、鼻子、耳朵随即消失,只剩下一张血红色的面皮和凸起的獠牙,身上的白色衣服不知何时染上了鲜红的血液,滴落在地上,染红很大一块地方,狰狞无比,向我走来,似誓诛绝。

她飘移的步伐,眼看就要到我面前,只见她突然抬起那双血淋淋的手,甩出的血滴染到了我身上,我连忙扫视着四周,希望能有利器可用,一阵惶恐后,我绝望了,在这间空荡的房屋里,出了我和眼前的厉鬼,再无其他,更别说是找到利器。

无奈回头看去,只见那女鬼竟无端消失,忐忑的我想从客堂另一侧门扉逃离。

就在这时,门扉的另一侧突然出现另一个女鬼,只见她着装破旧,满是补丁,一身血迹,头发凌乱,虽看不清其面容,但我有种预感,这次真的完了。

她步步逼近,我心渐渐冰凉,或许是对生命的不甘,我放声大叫,不知为何,我原本响亮的嗓子此时竟是哑然无声。

就在那女鬼快要碰触到我的那一刻,我听见,我听见有人在叫我的名字,一声,一声,又一声,声声都是那么熟悉。

我闭上眼睛,带着忐忑的绝望,仔细聆听着,我能感觉那女鬼已经来到我面前,我听见她嚼牙的声音,有种吃人的感觉,也听见有人叫我的名字,后者的声音越来越响亮,我心中突然燃起愤怒的烈火,随即打出一拳。

“你打我干嘛?”,这是多么熟悉的声音,我努力睁开双眸,竟然是睡在床上,刚才打出的那一拳居然是打在老婆身上。

一切都是噩梦一场……

赞助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