东湖绝恋

作者:匿名 来源: 网友推荐 时间: 2015-05-14 15:57 阅读: 次
  季风驾着他的白色本田车正在向杂志社飞驰。季风已过而立之年,时任《生活》杂志社的主编。他来自湖北荆州地区的一个偏僻农村,自幼勤奋好学,以优异的成绩考入湖北武汉的一所重点大学中文系,大学四年里爱好写作,笔耕不辍,毕业时以其勤奋与在多家报刊发表的作品而被《生活》杂志社的老总一眼相中,成为《生活》杂志社的一名编辑人员,而后又在短短的七八年后升为主编,已发表多篇有影响的作品并被一些中央媒体转载,事业之路可谓一帆风顺。

  然而美中也有不足,季风的妻子是他心中的一块隐痛。季风的妻子陈小梅自小是季风所在村庄的村长的女儿,由于在一次抗洪抢险中村长因救季风的父亲而死于洪水,季风的父亲便一手安排了两家的这一门亲事,出于对父母养育之恩以及陈家救父之恩的报答,季风接受了这门亲事,尽管对这位初中毕业便在家务农的女子没有什么感情,他还是在来武汉站稳脚跟之后便将她找关系接了过来,安顿在与《生活》杂志社关系密切的一家印刷厂里做了个仓库管理员。

  初来一两年,陈小梅还比较淳朴本分,但时间一久,便沾染了许多城市妇女的恶习,跳舞、打麻将、高消费、攀比等等。这些季风都还能忍受,但随着时间的推移,两个人因文化水平上的差异而形成的鸿沟却越来越深,在一起时两人只能谈谈孩子以及今天的天气,谈完了后两人就相对无语。季风谈的文学创作陈小梅不懂,陈小梅谈的牌场经历季风也不感兴趣。每当午夜梦回,季风醒来时端详着身边的这个女人,觉得既熟悉又陌生。昨天,陈小梅打了一夜麻将未归,清晨,当她踏入家门时,两人爆发了结婚以来最激烈的一次争吵,季风大声质问陈小梅为何彻夜不归,陈小梅则反唇相讥,说就算是在家季风也不理他,还不如打麻将,有很多人陪着说说笑笑。吵完后,季风摔门而去,离开了帝豪花园小区他所居住的这幢复式楼。回想起当初结婚时两人曾经拥有的那份甜蜜,季风一阵阵心痛,恍若隔世。

  这一两年季风身体变得很虚弱,常年熬夜写作,困了就喝一口咖啡,累了就抽几根烟,有时灵感来了就写个不停,经常过着黑白颠倒的日子。这种生活方式严重摧残着季风的健康,他经常剧烈咳嗽,身体也比以前消瘦了许多,搬入帝豪花园的新家后,由于陈小梅装修时图便宜,在她一个同村老乡开的材料店里购买了很多的劣质复合板,房间一直有股难闻的气味,季风的身体更差了。

  女儿是季风唯一的欣慰,刚满五岁的她活泼可爱,聪明伶俐,在幼儿园举办的各种绘画、朗诵等比赛中经常获奖。另外在幼儿园的钢琴演奏培训中指导老师也夸她很有天分,乐感很好,望着女儿弹奏钢琴的背影,季风暗下决心,一定要让她受到最好的教育,将来成为一个出类拔萃的人。

  带着纷乱的头绪,季风将车泊入了杂志社的停车位,锁好车门后,季风大步走入了电梯。虽然家庭生活一团乱麻,可工作还得继续,不能松懈和放弃。

  《生活》杂志社定于当天下午召集专栏作家和一部分特约记者在东湖边宾馆开一个笔会,季风本来不愿参加,刚想推 辞,老总虎着脸说:“不许请假,否则扣当月.....”季风只好吃完中饭稍事休息后,驾车前往该宾馆。一路驰骋,东湖风景区很快赫然眼前。会议在两点如期举行,季风浏览了一下与会者名单,突然发现了一个叫林风的名字。林风是国内目前正冉冉升起的一颗新星,已发表多篇有影响的文章及几部小说。季风从未见过她,但久闻其名,曾被她的一部反映都市情感的小说所深深打动。季风环顾了一下会场,心想,她到底是一个什么样的人呢,会像她小说里的女主人公那样超凡脱俗而又命运坎坷吗?带着疑惑,他突然看见了一个坐在窗边的白衣女子。她一头秀丽的长发,白皙的脸庞,正低头在笔记本上写着什么。

  是她吗?季风的心猛地颤抖了一下,他不明白自己为何如此关注这个女人,难道冥冥之中真有某种神秘的力量在影响着世人?季风不愿多想,他下意识又看了林风一眼,正好林风抬头望来,一瞬间四目相对,电光火石,多么明亮的双眸,多么温柔的眼神,季风一下看得发呆,楞住了。林风看见一个带眼镜的陌生男子紧盯住自己不放,一时面色发红,低下头将目光移到笔记本上去。暗道:这是谁呀,坐在主席台上,这么无礼!季风见林风头低下去也连忙收回眼神。

  会议进行得很快,一番心得体会的交流之后,大家报以一阵热烈的掌声,主持人宣布到楼下餐厅吃饭。吃饭时气氛很热烈,很多相熟的人都来给季风敬酒,季风一边心不在焉地应酬着,一边拿眼角余光在餐厅搜寻着那个女子,她是林风吗?她是一个什么样的女子?带着一连串疑问季风终于发现了她。她没有喝酒,低头坐在窗边,品着一杯果汁,眺望着窗外的东湖,带着一丝忧郁。季风本想走过去作个自我介绍,但不想过于唐突,只好低头向一个熟悉的人打听。原来她就是林风,湖北文坛的一颗新星,年方三十五,来自湖北鄂州,华师大毕业,几年前与丈夫离婚,一个儿子与她相依为命。知道这些情况后,季风暗自佩服:这是一个坚强内敛的女子。

  晚饭后的余兴节目是卡拉ok加跳舞。不大的舞池里,霓虹闪烁,一对对男女开始翩翩起舞。季风端着一杯茶坐在大厅的一角。第三首歌是林风唱,她唱的是梅艳芳的《女人花》。歌声悠扬飘荡,“女人花摇曳在红尘中,女人花随风在飘动,只盼望有一双温柔手,能抚慰我心中的伤痛.....”一曲《女人花》唱得季风愁肠万千,他清楚地看到,在幽暗闪烁的灯光下,林风两眼已泪光连连。季风抽出两片纸巾绕开跳舞的众人默默走到林风的身边递了过去。“谢谢”,林风接过纸巾,把脸转到暗处擦了擦,极力掩饰自己的泪容,然后转过头对季风勉强笑了笑。

  “我是季风,《生活》杂志社的主编。”

  “嗯,我知道,看过你的小说和介绍。”

  “别难过,一切都会好起来的。阳光总在风雨后。”

  “嗯,谢谢你,我没什么,我很好。”

  林风情绪稳定后也很仔细地端详着面前的这个戴眼镜的青年男子,他的头发很自然地倒向一边,目光亲切,带着一副温和的笑容。

  轮到季风唱了,他点了一首《跟往事干杯》。一首经典的老歌!“干杯,就让那一切往事成流水,把那往事,把那往事化作一场负累.....请和我举起杯,跟往事干杯!”季风这首歌是唱给林风听的,不知道为什么,他觉得林风特别亲切,他突然产生出一种想保护她,安慰她的冲动,这种感觉非常强烈。他和林风虽然刚刚认识,但一见如故,就像是多年未见的老朋友。

赞助推荐